• 簡佑憲

    108指考
    建國中學
    錄取台大財金!

簡佑憲

飛哥英文國中高中六年全期生
敦化國中/建國中學

「每個會讓你卡住的地方,都是決定你會不會進步的。」

因為我也去過大學了,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毫不避談自己重考的佑憲在訪談中以過來人的身分,在訪談中講了許多令我們印象深刻的觀念。而在近兩年的大學生活中的種種不適應,與短期的回歸相對單純的備考生活,也讓他在這期間反思了許多,而這些內容呈現出的魅力,也不知不覺的把訪談方向拉往佑憲對於這些種種的核心價值。

「當年醫科是唯一目標,結果生物炸掉。」

訪談前的閒聊過程中,佑憲提到自己原先並非社會組的學生,原本想走醫科的他在上一次考試中生物科失利,於是選填志願時選擇了二類組的工海,這一步錯雖不至於步步錯,但也讓他在近兩年的大學生活過的不大順遂,也因此更確定了重考的目標志向。
那時候去了台大一個相對不滿意的科系,然後念的蠻不適應。如果當初校內成績有比較好,我就可以直接轉去財金,但是財金並不好轉,GPA大概要4以上,可能要班排前2、3名才比較有機會轉,所以我到大二才會想說用重考的。」破釜沉舟的佑憲透過休學重考的方式邁出勇敢的第一步。

旁聽課中發現目標的曙光

我們問起放棄原先熟悉領域,轉往社會組的原因時,佑憲告訴我們他在台大有認識一些會計系的同學,他會去接觸這些同學的課程,後來發現經濟學原理等等大一大二的課程比較符合他想要學習的,另一方面是工程類的課很明顯並不是自己所喜歡的領域。
確定了自己走在不喜歡的路,也清楚知道自己想走的方向後,佑憲便開始規劃重考。

準備考試

大約在11月決定重考的佑憲因沒趕上學測報名,所以是直接準備指考,對於這個相較其他考生較長的準備時間,他的看法相當特別。我們聊到這樣相對長的時間能準備指考是不是優勢時他說:「不算,我後來發現我戰線拖太長了,所以我3、4月的周末有時候會分心跑出去玩。但我5、6月超認真,我3、4月的時候就有告訴自己,我5、6月鐵定把自己逼很緊,要把書念進去。」
而在決定重考之初,家人也十分擔心,他告訴我們:「現在想想,我家人都超擔心我的。11月到4月的時候他們都超擔心我會不會越考越糟,不過我是蠻清楚我自己的狀況,而且擔心也無濟於事。」
佑憲所說的「蠻清楚自己的狀況」在我看來相當不可思議,他不僅了解自己的目標,更清楚自己需要怎樣的心態與準備,而這份自我理解也與準備考試相輔相成,備考狀態的身心沉澱讓他在混亂之中更能看清自己,而看清後也更能投入考試的準備。

自我理解

談起備考心境,佑憲語意輕鬆的說了很多,而在我看來,這些內容更多是做了選擇後一點一點的反省,在一步步的向前之後,回頭細數走過的腳印。
「我知道我當年把自己逼得蠻緊的,這其實要分很多點來講,因為以前我是蠻龜毛的人,我會很在意衝刺班要坐哪裡之類的,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會讓我很煩,那今年我清楚知道就是這些事情,會讓我的心很容易被擾亂。後來在衝刺班雖然也遇到很多鳥事,但那真的就是逆來順受、學習去接受它們。像是衝刺班坐我前面的人會抖腳抖一整天,我就是接受這件事情,結果後來指考當天我旁邊的人也會抖腳,我就覺得幸好我已經能夠忍受這件事情了。另外,我衝刺班的第一天結束後,我感覺我沒有很喜歡那個衝刺班的環境,但我就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想說換衝刺班了,如果是當年的話,我應該會想我要去圖書館或換地方,但這次就是覺得,這40幾天,就忍一下,這是我比當年進步很多的地方,學會逆來順受。
接著他說:「大考是心態最重要,很多人都是心態過不去。我當年就是心態很差,有一本書叫《秘密》,在講吸引力法則,以前我是不信那一套,可是這次考試後我真的覺得,你怎麼去想一些事情,像是說你思考很負面,你就會吸引負面的能量。像我今年考試前我心態都蠻正向的,其實我42天認真念書的那個階段,是每個禮拜天都不排任何新計畫,而是去檢討這個禮拜,固定禮拜天看一下前面錯的地方之後就可以休息,甚至去唱片行聽個音樂,讓自己固定休息晚上2個小時,或是去吃一頓好的,像北車那邊一堆拉麵店,我就一間一間去吃,一個禮拜吃一次這樣。這樣的方法讓自己無愧於心的念書以及放鬆。」

理解後的成長

看清楚自己的目標,培養好自己的能耐後,佑憲一步步向前、一點點向上,最後考上了重考時定下的目標,如同上文中提到的,在近兩年工海系不自在的環境中掙扎,在重考過程中沉澱,把自己準備妥當的他用成績證明—「重考並非大眾想像中的糟糕。」
我們問到有沒有可以給學弟妹們的建議時,相較其他應屆考上的學生,他說的內容也相對的沉重了一點,但我認為卻是能讓人為之一振的沉重。
「我是覺得高中階段不要盲從。像我覺得我高中當初有點被牽著鼻子走,就是大家想念醫科,我就覺得自己也想要,但上大學後常覺得自己當初蠻傻的,高中也沒去正視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常常覺得當醫生很好很適合自己。
然後他說出上大學後的深刻想法「上大學我覺得是把我從象牙塔推出來的契機,我發現除了讀書,有很多事情做的都還不夠好。像我就覺得高中應該就要去多嘗試,社團都可以多去接觸多看看,當然要知道自己本業是甚麼,但也不應該把所有時間都投注在課業上,因為如果所有時間都投注在一件事情上,你會很有得失心,而且你的生活重心會只剩下它。像我當初高三考爆,我就覺得『我高中三年到底還剩下甚麼?』其實蠻後悔的。
當我還在思考時,他接著告訴我們「上大學後我最有感觸的是我覺得高中會影響到大學,高中只有念書的話,你大學真的會不喜歡念書,然後高中生活各個面向經營得很好的話,到大學還是能夠用一樣的生活方式一以貫之。我是蠻鼓勵高中就找好生活的平衡,你的生活並不能只有一個東西,尤其是長大以後有這麼多事情等著你。」

撰稿:講義  |  校稿:講義/佑憲

本站所有內容皆為飛哥文理短期補習班所有,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複製或轉載sitemap
© FAIGO English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