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承昊

    108指考
    市大同高中
    錄取台大法律!

鄧承昊

飛哥英文高中三年全期生
介壽國中/市大同高中

「每一次來上課就是要跟他談一場戀愛,他說什麼都要記得。」

眼前這位大男孩說著他面對補習的特殊心態,而他的「戀愛學習法」聽起來有點荒謬,卻貨真價實的把補習的內容一點一滴、紮紮實實的吸收了。不過在戀愛前,他曾也是個桀驁不馴的壞小子。

「拜託,我是英文班耶!」

承昊說一開始會來是順媽媽建議來的,而當初的心態則是「我雖然不是很好的高中,但我是英文資優班的,所以覺得補英文好像不是這麼必要,但是因為我國中就是一直都有補,家人就覺得你還是去看看,再決定到底要不要上,所以就來上了,但是高一真的沒有很認真上課,就覺得自己很優秀,所以沒有很認真聽飛哥老師上課。

心態轉換

起初帶著英文資優班的光環與氣焰的承昊,原先對於補習班的想法是「就只是把學校的東西再上一遍,或是可能補習班老師上他們自己想上的東西。」不過後來因為高一的一次段考讓他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
「我有一次段考考得很爛,只有英文很好,所以我反而在反省『為什麼我英文考好』的這件事情。我知道我其他科為甚麼爛,因為我其他科都沒有認真在讀,但是我那時候在想,我英文會考好是因為我英文能力真的好,還是說我只是把學校老師教的東西背起來而已。所以我就在思考說,如果我英文能力不是很好,那有甚麼方法可以讓我更好。」
經過幾番思考後他認為「既然我有補習班這個資源,我就想『好吧,既然飛哥他衝那麼多,那我知道我自己的程度,我上課可能也不是很專心,但我盡力的去聽,然後能吸收多少是多少,如果他補充1000我只能吸收100,但我也是吸收了100,就不是說完全沒有收穫,雖然說100在1000裡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但至少有進步。』所以那時候我就決定要把好好聽補習班的這樣。」

開始談戀愛

決定要認真補習的承昊,起初因沒有筆記習慣,常常跟不上老師補充的速度,且抄的筆記字跡也不好看,這對他來說是相當大的打擊,不過這卻也轉變成它特殊的想法,他自己的說法是:「那時候我就有一個法想,雖然有點變態,我就想說『每一次來上課就是要跟他談一場戀愛,他說甚麼都要記得。』就像交往那樣,你聽對方講什麼,你會記得他說的每字每句,然後回家可以再把它講的東西在講一遍,然後筆記可以背出來一遍,雖然我知道這樣的方式雖然蠻機械的,可能會被說『就是死記硬背啊。』或之類的,但當時我認為那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因為那時候也沒有人教我讀書,我就想『我知道我自己的資質,雖然我小時候有不錯的英文底子,但也沒有說到很厲害,大家進高中後都一樣,甚至有些人的英文是比我好很多的,那我能做的、能盡量做到的,就是我去嘗試,用盡全力去嘗試所有方法,然後失敗再改,不行再重來。』然後事實證明我當時的堅持是對的。雖然說學校的段考成績是直線下滑,老師甚至會關心我為甚麼英文退步這麼多,但那時候我知道,即使學校成績不是很好看,但是這並不代表什麼,就是當你知道你的同學在段考考很好,但是他們最終只能講出那幾個單字,但你可以講出的是一張A4紙的單字量時,那種感覺是差很多的。

成績直線下滑?

以認真的模式與戀愛心態補習的承昊,高二在校成績卻直線下滑,不過他很清楚這個成績的下滑只是過程。
學校老師的那套體制是希望『你們在段考的時候可以反映出有上課、有學到我教的東西。』所以他們有教的東西就會出現在考卷,那你沒聽我上課,你成績必然會下滑,或數字不漂亮,就是用考卷營造出學生對老師的尊重那種感覺。因為自從我聽過飛哥後就回不去學校那種教育模式,就會覺得他們把英文看得太狹隘,他們把她當學科而不是工具,這跟飛哥所強調的『這是一個跟世界接軌的工具』差很多,我知道這樣很不尊重學校老師,但我當下就決定說『學校老師的東西當參考就好,畢竟飛哥都會上到。』就是飛哥的範圍一定會涵蓋到學校,加上學校老師又不可能去上太難的東西,所以學校教的飛哥這邊一定上的到,所以我不用害怕。」
而這樣的學習模式也確實影響到了在校成績,但是對於學校 「為考試而教學」的模式略有反感的他認為「學校的考試不是說大考。以現在的教育狀態來說,都是大考定生死,但是這些考試是段考,都是他想要考的東西。而且學校老師不會像飛哥,我那時候會願意聽飛哥上課,是我覺得他是真的很認真在備課,他會分享說,他昨天在看什麼單字的時候在幹嘛,但是學校老師可能就是拿了廠商的書,畫了一些重點再補充給你。甚至他以前做考題的經驗然後告訴你『這些一定會考唷。』之類的授課模式,然而這樣的授課模式不管對實力的充實或是大考分數的展現,都不會有很大的幫助。

學測與心態的雙重炸裂

聊到學測相關的內容時,承昊很直接的告訴我們「我心態爆掉了。因為別人都在玩的時候自己這麼努力,那憑甚麼考不好,我怎麼會考不好。當然英文是15級啦,但對於數學或國文,像我國文就大爆掉,可能平常都有15級分,但那次只有12級分,因為作文寫得很爛。作文是占分數蠻重的,但是我沒有掌握好,所以作文一篇是0分一篇是滿分的極端,所以在指考的時候就有重新檢視自己的心態這樣。

「好吧,認命吧。」

承昊告訴我們他在學測成績公佈後,確定自己可能連台大的人類系、哲學系都碰不到後就決定指考。而對於這個決定指考的想法,他認為「不管是不是自己發揮失常,沒有台大就要指考。但這是一個比較世俗、極端的心態,我那時候有問這樣的心態是否健康,不過我發現好像只有這種心態能讓我自己前進。」就他所說,在這期間能夠推動它前進的動力,不論好壞,就先當作好的心態執行就對了。
而對於學測失利的壓力,他告訴我們「壓力算有,也算沒有。一定有壓力,但其實沒有到很大,因為我就告訴自己說,我那時候最爛是上東吳法律,就想說『好吧,最爛就東吳法律,他也是一個可以學習法律算是還不錯的地方,假如說指考出來也是這樣那就認命吧,反正就是這樣了。』能考好除了在世俗眼光中除了『哇!你好棒!考上台大。』之外,我覺得是一個對自己青春的一種交代吧。你花了兩年在一個教育制度內,然後你沒有把這套制度的遊戲規則搞清楚、弄好,那是你自己的錯,不能怪任何人,所以我那時候想說『我不能辜負這兩年花的時間,要把這兩年所花的東西討回來。』」

扛壓與抒發

然而學測失利的壓力不只來自於自己,來自外在的壓力也不少,承昊告訴我們「各種負面的聲音會從四面八方射來,就媽媽可能會覺得說『你考這麼爛,就東吳法律去申請呀,家裡也是有錢能讓你念,又不是沒錢。』同學可能會覺得『蛤?你這麼努力耶,考這樣喔?』就可能看你的眼光會帶輕蔑吧,然後學校老師就會說『看吧,你都不聽我上課,所以才考這樣。』就是各種的壓力會射來,可是我當初就覺得『對啊,這就是事實啊,考不好就是大家唾罵啊。』
而面對這樣的壓力,他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你之前也做了嘛,那你就承擔,就是別人對你的唾罵就像是政治人物可能講了政治性的言論,然後大家用這個言論否定他的時候,他也是承擔,就是接受啊,反正也沒死,這條命就繼續拚。
不過除了硬撐著,壓力的抒發也是非常重要的,承昊提出了他在學測與指考面對考試壓力時的區別「學測跟指考差很多,我學測就是抱著題目猛做,就做題海,做各種掃射。但指考的時候會花更多時間會去餐廳、去走走、去拜拜、去做各種別人會覺得『你怎麼會花時間在這種事情?』上的事,但我會覺得說『我剛已經讀這麼多了,假如我讀這麼多又跟學測一樣呢?』反而會問自己『那假如我現在有一小時吃飯時間,我20分鐘就吃完,我就去公園走幾圈、找個板凳坐著發呆。』這種感覺,我自己很清楚壓力存在的原因跟意義。

不怕挑戰

最後我向他詢問來補習後的最大收穫時,他思考了一下說:「我覺得在這邊三年最大收穫應該是不怕挑戰吧。」接著他說:「『輕鬆學英文』這件事我一直認為是天大的騙局,因為他就是一個第二語言,你沒有在一個基礎上,怎麼可能奢望能輕鬆的學習第二語言。所以當開始接觸飛哥那整套學習模式的時候,其實是花了我很多工夫的,我背整天,我就能把東西講出來給你聽的那種方式,它必然是痛,因為要花很多力氣跟時間。所以那時候有一度想放棄,但就會想說『飛哥雖然上的很多,但在英文更專業的外文領域裡面,他可能只是一顆石頭。』這顆石頭可能足以幫你擊退目前教育制度上障蔽,但是在更深的、以後的各個需要用到英文的時刻,他可能還是不足,所以還是要充實自己。但正因為我要包覆這塊石頭,所以面臨到了許多問題跟挑戰。在嘗試過後有解決的成就感讓我相信說『只要我真的有努力過,不敢說甚麼都不可能,但至少會無悔,而這種無悔會讓我對於挑戰是接受並且熱愛的。』

從戀愛到熱愛

我覺得要找到自己熱愛這個東西的原因,找到原因是很重要的。我為甚麼會這麼喜歡英文,除了在考試上加權很重之外,它可以讓我接受更多我想要接受的資訊,這是我熱愛英文的原因。那我為甚麼會開始喜歡數學,是因為我想要讓他更好,就是在有限範圍內,我數學腦真的不是這麼好,我想要在這套教育制度內讓他變好,所以我開始讓自己喜歡它。就是你要找到一個動機讓你去挑戰你原本可能覺得是極限的那個極限,而且有時候當你用盡全力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我的能力是超越我當初訂下的那個極限的。」承昊繼續補充他想給學弟妹的建議「通勤時間,然後瑣碎的、下課的時間都可以利用,假如恰巧沒人找你,你是個邊緣人,那很好,書是你唯一的朋友,那你就好好跟他相處,在這樣的運作下,你對於學科、學術、知識上的挑戰是不會有問題的,因為你都做好怎麼相處、怎麼應對的準備了,也去磨合了,所以基本上不會有太大問題。

訪談過程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承昊的「熱愛」來自「熱情」與「戀愛」,我們常戲稱戀愛會散發粉紅色的泡泡,但是眼前的男孩在粉紅色泡泡的之下有著炙熱耀眼的心。

撰稿:講義  |  校稿:講義

本站所有內容皆為飛哥文理短期補習班所有,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複製或轉載sitemap
© FAIGO English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