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思凱

    108指考
    市大同高中
    錄取台大會計!

榮思凱

飛哥英文高中三年全期生
介壽國中/市大同高中

「本來3月就能放假,搞到自己7月才放,找自己麻煩,這個不要學習,壞榜樣,敗光兩年的資本。」

思凱講話語調非常輕鬆,訪談過程很像跟一位舊友聊天的感覺。而或許這跟他個人的性格也有些關係,訪談時提到一些考試與升學階段的歷程,不一定都這麼順遂,而思凱卻感覺都能隨和、平靜地接受。而訪談後,我認為思凱具備的特質,或許參雜了很多因素,也或許只是很單純的心態、態度正確罷了。

其他補習班的推波助瀾?

說到會來補習的原因,思凱提起了國中的經歷,國中會考後覺得自己考得並不好的他,在升高一的暑假聽了原本補習班老師推薦到了飛哥試聽,而這一聽,也讓他在試聽課程結束後馬上報名參加。
而離開原本補習班的原因,他說:「我那時候國中會考,我自己覺得考得還蠻爛的,沒有考好,可是Ringo老師就是一個很正向的人,他就一直鼓勵大家,他也說他不太會考試,可是他最後也是考進台大,就覺得這個非常正向,有激勵到我,感覺跟我很合、默契很好、感覺很像,所以我就報名了。而之所以會來這邊報名是被之前國中的補習班老師建議來的。」
報名後三年都上Ringo老師課程的思凱,很明顯是被老師的某種特質吸引,除了老師的正能量外,他告訴我們:「他就是很正向,充滿能量這樣,他自己就覺得他不是一個聰明的人,也不像是人生勝利組那樣,建北然後一路順遂,他也沒有,他也是很有挫折的忍受力,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就覺得他是我的偶像,我就覺得他很厲害,想效法他,也有激勵到我。

志在繁星卻失足

原先抱著「想知道思凱沒補習的科目是如何自學」的角度詢問他自學的方式,殊不知他給出的答案完全超出我的預期。
國中在會考失利的他在自我檢討後得出自己太愛玩,於是高中便養成一個念書的習慣,他解釋:「就是我國中沒做到的事情。這我有檢討過,國中太愛玩了,上高中之後,我回家大概五點我就會直接開始念書到九點,吃個飯,有心情就再念一下,就可能沒有很急、接近段考的時候就再念一下,然後就去睡覺。」然後他補充說「基本上平日都是這樣,因為假日要補習,補習剩下時間就會用來念書。當然還會有娛樂啦,會有一些打球、完手遊、打電動的時間。
追問下得知,會維持這樣的習慣最主要原因是思凱打從一開始的目標就放在繁星,原先就訂立好要以1%的成績拿到繁星資格的他,面對這樣的生活並不會覺得無力,反而動力還蠻強的。
不過在拿到繁星1%的成績後,卻因誤判情勢,失足到指考。

從「撕到算我的」到指考

「因為我就三類第一順位,我們三類第三順位是校排一,然後他選了二類的科系,然後輪一輪就變我了,然後台大三類的榜是空的,就是任我撕的,撕到就算我的。」考慮到未來出路撕了北醫醫科的思凱分析給我們聽「台大是很穩,北醫是有點機率被面試做掉。可是相對考慮到未來的發展,北醫醫學系還是會比台大心理或獸醫來的好,我自己有稍微衡量過,覺得北醫還是更好。」卻不料,真如同他想的,北醫醫學還是被刷掉了。
而學測的部分他告訴我們:「我是一三類交雜,因為其實我學測一類考的比三類還好,蠻好笑的,平常表現我是三類蠻強的啊,我也不知道嘛,反正就天命、天意啊,所以我就填,只是當時我填的又太保守,覺得填台大法太超過,所以就填政大法,其他就填寫獸醫什麼的,就是扣掉醫、牙、藥的三類。加上五選四真的太混亂,我們就當第一年白老鼠,我幾乎每一個都是被超篩請出去的,就覺得『哇!這麼厲害?』在超篩階段被請出去就覺得『寫的真詳細耶,好吧。』最後就只上政大法。」然而心系著的繁星也不如預期,在知道繁星也沒上後,他就決定要指考,於是原本的政大也不去了。

指考準備周全仍如履薄冰?

維持著高一培養的讀書習慣,思凱用著一樣的模式準備大考。
「我自己是相信一套說法,就是身體會有記憶,所以我是照表操課,上午第一科考英文,我早上就會把英文拿出來練,當然不會照考試時間,因為可能平常講義就有寫過一樣的題目,所以我就盡量縮短,然後練完一輪就訂正。
在這之中有些蠻有趣的讀書方法,像是他會去找書商買其他版本的參考書對照著讀,也會認真且穩定的在訂正後做訂正本,到考場時就讀這些訂正本即可「因為你考前也就10分鐘就要考了,你也沒時間去翻這麼厚的書,就把一些有錯的題拿出來看一看,有考就賺到啊,沒考就算了,反正本來就不會那些題。」
社會科的部分他告訴我們「其實指考社會比較複雜的是它不是全選擇,他有一些手寫的東西。我還是有去請教社會科的老師,雖然我已經在理組了,但是我可能高二態度良好,就高二大家都在睡覺,就只有我多少有在聽課,可能大概就有記得我,老師人也很好,就有幫我,就請他們幫我看一下手寫題。
不過他又告訴我們,這些練題與讀書是有步驟的「課本是最基本的,要看懂,可以不用背起來,但至少要知道在幹嘛,知道範圍在哪,標題是啥的感覺,然後才來寫題目然後訂正。
在這樣周全準備下的他,卻在考場出包。
那時候我的狀況不太好,那時候我已經有一點在神遊了,就是寫到作文的時候我已經有點恍神了,前面選擇花太多精力了。因為我考10科嘛,第一天考完已經有點想死了,第二天又繼續考,然後下午又下雨。我要開始找台階下,其實我也不知道為甚麼當天我作文寫這麼爛,就是那天啦。」而接續在英文後的數甲也因此考差了。雖說狀態不好,但作文的失利失利瑕不掩瑜,他的英文還是拿到了92分的精采成績。
反省後的他說:「選擇全考比較像一個不可取的心態,因為我已經不知道我想要甚麼了,不如全報。」而會讓他如此迷惘的關鍵則是繁星的失利,他語帶笑意地說:「因為面完那個醫科,你知道,打擊很大,心情不太開心,就覺得應該不適合,當醫生醫死人還得了,真的不太適合嘛,這麼不穩定,今天狀況很好,神醫,結果明天直接把人弄死。好像就不行,有點被打擊之類的。

「來補飛哥英文!」

開朗的他在我們問到有沒有想要給學弟妹建議時,毫不猶豫的說出「來補飛哥英文!」在大笑過後,他接著說「要相信自己,一開始你可能也不覺得自己可以考這麼高什麼的,就不要想說自己要考幾分,不要亂想不要給自己壓力說一定要15級甚麼的。都有按部就班的念,最後一定會考得好。

訪談過程中一直在揭思凱傷疤的我其實對他蠻不好意思的,不過在這些提問中,
我們很清楚能感受到他的抗壓性與樂觀,還有重要的反省。
經歷過繁星、學測、指考各種不同挑戰的他,雖然踉蹌了一兩步,但仍站穩腳步跨過門檻走進台大校園,希望接下來他都能抱著一樣的樂觀與開朗。

撰稿:講義  |  校稿:講義/思凱

本站所有內容皆為飛哥文理短期補習班所有,未經同意請勿擅自複製或轉載sitemap
© FAIGO English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